高职院校教学档案管理工作存在的问题及对策

  • 文章
  • 时间:2019-03-10 17:38
  • 人已阅读

  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不应当过分强调起点 庸人自扰问题,而是应当将中国作为一个整体,实现全方位对外开放,并增长国际合营。这是其一。其二,今天的“丝绸”、之“路”“经济带”亦非古代的丝绸之路,因此应当用全新的思想来扫视之。其三,都邑(镇)群作为区域经济的支点,理应成为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的支柱。其四,应当强化对草原丝绸之路和西南地域通往的丝绸之路命题的研究。   关键词:丝绸之路;经济带;肇始点;内涵内涵;“都邑(镇)群”建设   中图分类号:F740 文献标记码:A 文章编号:1673-291X(2018)23-0001-05   一、关于丝绸之路经济带的肇始点问题   根据史料记载,在《史记》中西安被誉为“金城千里,天府之国”。它最先是由周文王营建,建成于公元前12世纪,先后有21个王朝和政权定都于此,是13朝古都,中国历史上的四个最壮盛的朝代周、秦、汉、唐均定都于此。也恰是基于此,国内良多学者都建议应当将西安市(古长安)作为“丝绸之路经济带”的起点 庸人自扰。从区域经济研究当中时常提及的“会萃”和“辐射”成效而言,历史上将其作为陆上丝绸之路的起点 庸人自扰或毫无贰言。因为伴跟着其政治地位的确立,相伴而生的政治中心、贸易中心、文化中心和对外开放的中心也相继确立。也就是从经济的角度讲,这里“会萃”了国内外多量的客商和商品,同时也成为货运的“集散”中心。但是,如果今天仍然将其作为“丝绸之路经济带”的起点 庸人自扰,可能存在如下几点疑问。   一是今天的“丝绸之路经济带”应当是古丝绸之路的继承和成长,切实不是“今天故事”的简略反复。包罗周边国家也已不是本来意义上的国家了――如苏联溃散后相继独立出若干小国家。这里的“继承”不仅包罗对古文化的保护性开发,而且应当加大宣传力度,向内向外展示该区域在历史上的地位,让世人理解中华民族的发祥地在此。这里的“成长”,不仅要重振古代丝绸之路的雄风,在国内实现东西部地域经济的谐和成长,进而实现整个中国的古代化,而且应当依托区位下风,加强区内合营,向西沿着古丝绸之路经过历程开发开放,走向发达的欧洲。这里的“开放”应当说是改造开放以来沿海地域向国外或向东开放的继承和深化,即经过历程沿边开放,形成四周着花式的全方位对外开放的新花式。这既是中��整体建成小康社会,进而实现古代化的本质要求,更是宽大的欧亚大陆板块当地实现经济上崛起的内涵要求,如果仍然将西安市作为肇始点,有可能陷入“成长”和“对外开放”的断层。更何况,第一,早已有史料证明,作为长驻君士坦丁堡的威尼斯估客尼古拉・波罗和他的弟弟马弗・波罗,他们早在1260年即离开君士坦丁堡,路过南俄罗斯草原上的钦察汗国、中东的花剌子模、伊犁河谷、吐鲁番和敦煌,最终达到北京,以而印证了丝绸之路左翼草原丝绸之路的存在,以及东端一直耽误到北京的事实(勒内・格鲁塞,《草原帝国》,1939)[1];第二,笔者认为,今天习近平总书记所首倡的“一带一路”是要将中国作为一个整体,实现全方位对外开放,并增长国际合营。因此,不宜过分强调西安市的龙头或起点 庸人自扰的作用。   二是今天中国的首都是北京市,与首都成效相伴随,遏制目前,各种资源和生产成分仍相继而来地流向该区域以及周边地域,而且,有80%以上的外商投资都邑萃在东部地域就是很好的例证。但是,从北京市到西安市逾越河北、山西和陕西三省,如果是北线则逾越内蒙古、宁夏和甘肃三省(区)。就经济成长程度而言,该区域属于由高梯度地域向低梯度地域演变的历程。这自身就提醒我们,西安市可否起到经济上的“龙头”作用?或说,带动作用毕竟有多大?当然,能够 呼吁在筷子内里拔旗杆,问题是其经济的辐射作用可能不会太大。事实上,始于20世纪70年代后期的改造开放和西北沿海地域率先实行开发、开放,使得包罗西安市在内的各种生产成分多量地流向东部地域,进而使得早在1999年就提出的西部大开发计策也不增长该区域经济上产生翻天覆地的转变。启事就在于其自身尚处于经济上的“会萃”历程中,其散布效应和带动成效相对相比美满。因此,其要想担当“火车头”的成效显然是力所能及。   三是始于1978年的改造开放,可能源于沿海地域率先试点开发、开放(当然包罗优秀的生态环境和深沉的经济成长秘闻),不仅使得其融入了经济全球化历程中,而且也使得其初步实现了产业化、城镇化和古代化。相对此,西部地域尤其是西北地域尚处于产业化的后期向中期迈进阶段,城镇化的起步阶段向快捷阶段迈进,如果离开东西合营,或与京津冀经济圈、长江经济带、沿海经济地带对接,不仅有可能使得“丝绸之路经济带”成为“言而无信”――早在1990年代开始就提出的第二亚欧大陆桥切实不得到实质性的心愿即是最佳的例证,难以实现经济上的振兴,而且极易形成断崖式和封闭式的经济地段。以笔者之见,京津冀一体化的提出,一方面,是为了疏散首都的良多成效,并带动周边地域成长;此外一方面,也是为了强化沿海经济地带北方的经济成效,进而向西耽误增长草原丝绸之路、第二亚欧大陆桥与西北地域,乃至中亚和欧洲的对接。果真如斯的话,起点 庸人自扰也不应当是西安了。再事实一点讲,由京津冀一体化、长三角和珠三角所组成的沿海经济地带,以及顿时崛起的长江经济带与“一带一路”组成向右扭转90度的由东向西的“巾”字形空间经济成长和对内对外开放新花式,如果说“一带一路”属于两翼的话,那么富强的腹地经济成长和开放程度限度着两翼能够 呼吁飞多高、走多远。从目前来讲,恰恰不是两翼带动腹地的成长,而是向右扭转90度的“T”型的沿海经济带和长江经济带在敦促着中国经济的成长。可见,目条件出的“一带一路”既是邓小平同志早在20世纪80年代提出的两个大局思想的详细落实和深化,也是为了转变夙昔30多年形成的沿海地域早已融入全球化但当地尚处于对外开放的边缘,沿海地域顿时步入古代化但当地许多地域尚处于贫困或饥寒阶段近况的必定遴选。对此,必须有苏醒的认识,否则就有可能形成封闭式的“箱体经济”和“铁路差人各管一段”,无法实现东中西部和南北之间经济的谐和成长。   四是即使以西安市为起点 庸人自扰,也必须更新观点,以“敦促重庆市、成都市和西安市计策合营”为突破口,做大做强该经济圈。争取在“十三五”期间根蒂基础形成计策合营初步框架,即中国经济增长的第四极,十年之后即“十四五”期末形成带动区域经济成长的大都市中心区。向南与“中国-东盟经济合营区”连为一体,对接“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向北对接甘肃、青海、宁夏、新疆、内蒙古五省(区),形成开阔的走廊式的经济成长带;向东对接中原都邑群、汾河经济带,最终与京津冀经济区、长三角大都市区、珠三角大都市区经过历程发达的平面交通网络跟尾,形成无阻疏通的对内对外开放新花式。   二、关于“丝绸”、之“路”、“经济带”的内涵及内涵的解读   这里的“丝绸”蕴涵着贸易的对象和经济的成长。这也就是说,该经济带的建设,既包罗相互之间贸易的无形商品――如传统的丝绸、陶瓷制品、漆器、茶叶、石油自然气、矿产资源(尤其是蓝宝石和和田玉石)、服装等(有史料记载,在古代世界,惟独中国是种桑、养蚕、生产丝织品的国家。考古资料已充沛证明,自商、周至战国期间,丝绸的生产技能已成长到相等高的程度,那时,中国丝绸经西北各民族之手多量地辗转贩运到中亚、印度。正因为此,此路被命名为“丝绸之路”。往常,我们稀有的葡萄、苜蓿、胡麻、黄瓜、胡椒、胡桃等,据说都是张骞带回来拜别的东西。同时,经过张骞所开辟的这条互市道路也传来了各种百般的东西,如汉武帝所喜欢的大宛马自不消说,此外还有地毯、毛织物、蓝宝石、宝石、金银器、玻璃制品、珍珠、土尔其石,以及罗马、波斯的银币等。此外,还有公元先后由中亚传来的释教,以及汉明帝时由西域来访的僧侣所释译的佛经、建造的寺院等。另有史料证明,在殷代的甲骨文中就有“蚕”“桑”“绢”“帛”等翰墨,因此可知,蚕丝技能始于战国期间而成熟于汉代),也包罗相互之间的直接投资,如根蒂基础设备建设的相互开放,排汇对方投资,或经过历程置办股权的体式格局举办相互投资,乃至于设立金融机构、相互开放资本市场,经过历程金融业的成长增长实体经济的成长。例如,中国经过历程对外投资的体式格局帮手相关国家举办高铁的建设,既是对外投资,也是实现产业转移最根蒂基础的体式格局,更是实现相互之间经济来往的内涵要求。正因为此,习近平总书记在提出“丝绸之路经济带”的同时就提出“增长人民币跨境自在兑换”。同时,还包罗政治、文化等方面的来往和交流。诚如勒内・格鲁塞所言:“自古以来,丝绸之路、香料之路就不仅仅是贸易的通道,仍是宗教传播的秘径。”[1](另有史料记载,西方的音乐、舞蹈、绘画、雕塑、建造等艺术,天文、历算、医药等科技学问,释教、祆教、摩尼教、景教、伊斯兰教等宗教,经过历程此路先后传来中国,并在中国产生了很大的影响。同时,中国的纺织、造纸、印刷、火药、指南针、制瓷等工艺技能,绘画等艺术手腕,儒家、玄门思想,也经过历程此路传向西方,产生了影响。可见,丝绸之路不仅是一条贸易的通道,而且是东西文化来往的敌对意味。敦煌莫高窟壁画中的商队图,即描绘了唐朝中外估客在丝绸之路上的情景。)因此可知,今天的“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既是对古丝绸之路的继承和传承,更是对古丝绸之路的发扬光大和深化,绝非历史上的“朝贡贸易”和边境口岸的“边民贸易”。因此,相关国家应加强政治互信,相互设立边境口岸,乃至设立产业园区和自在贸易区,乃至于在中国国内打破地域关闭,经过历程发达的蛛网式的根蒂基础设备建设,加强区域之间经济合营乃题中应有之意。   与此相伴随,这里的“路”,广义地讲是人的足迹所到之处。诚如阿布哈齐在《蒙古人与鞑靼人的历史》中写道:“一个头顶金盘的估客,从日出走到日落,都不会受到任何人的一小点暴力”;“贯穿欧亚大陆的丝绸之路把北京、敦煌、中亚、中东和欧洲联系起来。”(勒内・格鲁塞,《草原帝国》,1939)[1]丝绸之路,总的来讲能够 呼吁分为陆路和海路两条。陆路又可分为经中亚、天山以北草原的草原之路和经天山以南的绿洲之路两条。其中绿洲丝路又分为塔克拉玛干大沙漠北缘的西域北路和经塔克拉玛干大沙漠南缘的西域南路;海路是指经中国南部、印度、波斯湾达到红海。关于跟尾中亚绿洲都邑的陆上丝绸之路以西安(古代长安)为起点 庸人自扰,途中在中国境内又分为三条,它们分离为:一是天山北路,即西安―敦煌―哈密―乌鲁木齐―伊犁―苏联(俄罗斯)境内―罗马;二是西域北路,即西安―敦煌―哈密―吐鲁番―焉耆―库尔勒―库车―阿克苏―喀什―帕米尔高原―中亚;三是西域南路,即西安―楼兰―且末―尼雅―和田―喀什―帕米尔高原―中亚―西亚。也有资料显现,自从张骞通西域后,正式开通了这条从中国通往欧、非大陆的陆路通道。这条道路,由西汉首都长安动身,经过河西走廊,然后分为两条道路:一条由阳关,经鄯善,沿昆仑山北麓西行,过莎车,西逾葱岭,出大月氏,至安息,西通犁�y(jiān,今埃及亚历山大,公元前30年为罗马帝国吞并),或由大月氏南入身毒。此外一条出玉门关,经车师前国,沿天山南麓西行,出疏勒,西逾葱岭,过大宛,至康居、奄蔡(西汉时游牧于康居西北即成海、里海北部草原,东汉时属康居)。从此,这条道路被作为“国道”,各国使者、估客沿着张骞开通的道路来往相继而来上至王公贵族,下至乞丐狱犯,都在这条路上留下了自身的足迹。广义上丝路的东段已达到了韩国、日本,西段至法国、荷兰。北魏开国后不多,为了加强与欧亚各国的联系,又派使者前往西域,以后中亚各国的贡使、估客常集于平城(北魏后期首都,今山西大同西南)。迁都洛阳后,洛阳更成为各国估客荟萃之地。汉代西域有南北两道,楼兰是两道的分岔点。北道自此向西,沿孔雀河至渠犁(今新疆库尔勒、乌垒、轮台,再西经龟兹(今新疆库车)、姑墨(今新疆阿克苏)至疏勒(今新疆喀什)。南道自鄯善的�G泥城,西南沿今车尔臣河,经且末、�G弥、于阗(今新疆和田)、皮山、莎车至疏勒。因为千余年沙漠沙漠向南移徙,致使南道东段逐步沙漠化,伊循、�G泥诸古城均为沙漠所湮,以是今天的南道�|段已远在古南道之南。永平十六年(公元73年)汉明帝北攻匈奴得到伊吾庐(今新疆哈密),置宜禾都尉屯田,以阻截北匈奴之南侵西域。尔后,“新北道”改由敦煌向北到伊吾,然后西经柳中、高昌壁、车师前部交河城(均在今吐鲁番盆地)、越天山经焉耆至龟兹,再循汉北道西行抵疏勒。南北朝期间,南朝与西域的往来,次要是从益州(今四川成都)北上龙涸(今四川松潘),经青海湖旁吐谷浑首都,向西经柴达木盆地,北上敦煌,或更向西越阿尔金山口进入西域鄯善地域。隋唐期间,又开辟了从瓜州北玉门关经伊州、北庭、轮台,越伊犁河至碎叶进入中亚的道路,即北新道。在上述丝绸之路干线外,还有许多岔路支路,而且跟着期间变迁,政治、宗教形势的演变,各条道路在不同期间的重要性不同,同时不竭有新的道路开辟。可见,就整个中国来讲,“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既不是就西部来谈西部的问题,恰恰是整个国家由沿海率先实现改造开放、率先实现古代化向全面实现深化改造、全面实现古代化转变;也不是就中国内部 老气来谈区域经济的谐和成长问题,相同,恰恰是中国从世界经济花式的转变方面,审时度势,提出的实现欧亚经济对接乃至于一体化的一大计策。广义地讲,这里的“路”不仅包罗着“丝绸之路经济带”的边界(国内和国际两部分)划分(从经济全球化的角度来看,只要是相关国家或地域情愿介入其中,都应当吸纳进来。因此,“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只是以必定的地域为根蒂基础和主干,但经济上切实不扫除一切国家的介入)和根蒂基础设备的建设问题,以及运输体式花式问题,即今天的运输体式花式切实不是历史上的“马背”或“驼背”的运输,它已逾越历史,成长为空运、高铁、普通铁路、高速公路和普通公路,乃至于在拥有丰盛的大陆资源和内河航运的条件下,还包罗航运,乃至包罗公然自然气管道的建设。不仅如斯,而且还包罗着支撑该“路”成长的贸易和经济的事实条件。   这里的“经济带”不仅包罗着产业的界定,诚如学界所存眷的区域主导产业的遴选,东中部地域产业向西北地域的转移,乃至于在现有技能条件下稳步成长计策性新兴产业,例如风力发电、太阳能发电纷纷落地西北地域,成为潜在性的主导产业,而且蕴涵着限度该“经济带”形成的条件,例如就西北地域而言,其生态环境的承载力限度着人口承载力、经济承载力和社会承载力,而不是后三者限度着前者。但是,现有研究恰恰忽略了这一点,而只是一味地强调经济的成长能力。就生态环境而言,既包罗水(年降雨量、地表水和公然水)资源的支撑能力,即能�蛑С哦嗌偃嗽诖司奂�,能够 呼吁成长什么样的农业、产业和处事业,又包罗有若干能源(如石油、自然气、煤炭,乃至新型能源)资源能够 呼吁支撑在该区域成长相应的产业,同时也包罗各种矿产资源,因为它是产业成长的“原资料”。应当说,这三点是传统经济成长计策遴选必须要推敲的根蒂基础成分。可惜的是,至今我们都不将生态环境承载力看作束缚条件或条件条件,作为产业遴选和城镇、城镇群以及城镇化建设的根蒂基础依据。如果我们再将蓝天、白云和山清水秀等生态文化的理念归入生态环境承载力审核的领域,那么,很显然,生态环境的自净能力又成为该经济带建设的一大限度成分。这也就是说:第一,“丝绸之路经济带”在承接中东部和国外产业转移时,应当采纳“有所为,有所不为”的策略,而切实不是只是僵持一揽子承接的准绳。第二,既然国家已制定主体成效区贪图,那么,必须遵照优化开发、重点开发、限度开发和禁止开发的根蒂基础要求,举办“丝绸之路经济带”产业贪图,切不可为了经济的成长而举办产业不恰当的移植。   三、关于丝绸之路经济带“都邑(镇)群”建设问题   如果说发达国家的古代化是由其富强的“经济带”或“大都市带”做支撑的话,那么,建设“丝绸之路经济带”必定要加快都邑(镇)群建设的步伐。正因为此,以是自从2000年尾《中共中央关于制定“十五”贪图的建议》(世界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国民经济和社会成长第十个五年贪图纲要》)中提出,“留神成长都邑间的经济联系,施展中小都邑对小城镇成长的带动作用。在侧重成长小城镇的同时,积极成长中小都邑,美满区域性中心都邑成效,施展大都邑的辐射带动作用”,“依托亚欧大陆桥、长江水道、西南出海通道等交通干线,施展中心都邑的作用,以线串点,以点带面,有重点地推进开发”,“以沿重要水陆交通干线地域为重点,积极栽种新的经济增长点和经济带”等贪图理念之后,2005年经过历程的《中共中央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成长第十一个五年贪图的建议》即提出,“有条件的区域,以特大都邑和大都邑为龙头,经过历程兼顾贪图,形成若干用地少、失业多、成分集聚能力强、人口分布平允的新都邑群。”受此贪图影响,国内学术界将加快中国城镇化历程的载体由“城镇”转化为“都邑(镇)群”,乃至认为,“都邑(镇)群”是承载中国实现城镇化的主体[2,3]。也恰是基于此,于2010年尾经过历程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民经济和社会成长第十二个五年贪图纲要》进一步提出,尽快“建成京津冀、长江三角洲、珠江三角洲三大都邑群城际交通网络”,并“加快构建沿陇海、沿京广、沿京九和沿长江中游经济带,增长人口和产业的集聚,加强与周边都邑群的对接和联系”;“以大都邑为依托,以中小都邑为重点,逐步形成辐射作用大的都邑群,增长大中小都邑和小城镇谐和成长”;“构建以陆桥通道、沿长江通道为两条横轴,以沿海、京哈京广、包昆通道为三条纵轴,以轴线上若干都邑群为依托、其他都邑化地域和都邑为重要组成部分的都邑化计策花式,增长经济增长和市场空间由东向西、由南向北拓展”;“在东部地域逐步打造更具国际竞争力的都邑群,在中西部有条件的地域栽种强大若干都邑群”;“以中心都邑和都邑群为依托,以各种开发区为平台,加快成长当地开放型经济”;“深化粤港澳合营,落实粤港、粤澳合营框架和谈,增长区域经济合营成长,打造更具综合竞争力的世界级都邑群”。对西部地域而言,应当“僵持以线串点、以点带面,推进重庆、成都、西安区域计策合营,敦促呼包鄂榆、广西北部湾、成渝、黔中、滇中、藏中南、关中-天水、兰州-西宁、宁夏沿黄、天山北坡等经济区加快成长,栽种新的经济增长极”。在此贪图根蒂基础上,习近平主席于2013年9月7日在哈萨克斯坦纳扎巴耶夫大学发表演讲时提出合营建设“丝绸之路经济带”的想象。   综上所述,第一,如果我们将都邑(镇)作为经济增长和城镇化的(节)点,那么,都邑(镇)群是由若干个点跟尾起来的“面”(相对必定的区域而言,它又是“增长极”),但是,由若干都邑(镇)群所组成的“带”则是敦促经济增长和成长的富强能源[4]。但是,从档次关连上讲,三者形成都邑(镇)→都邑(镇)群→都邑(镇)带递进的关连。对不同区域,因为其经济所处的成长阶段不同,因此其城镇化道路所遴选的载体也是不一样的。在此尤其值得一提的就是,三种状态下的产业遴选也是不一样的。普通而言,第一种状态下都邑(镇)产业的遴选更多的是要推敲自身的条件和下风,不太推敲与相邻都邑(镇)产业的错位成长,或经过历程产业链的体式格局实现下风互补,相互合营,因此形成今天都邑(镇)之间产业布局的相同和恶性竞争。基于此,召唤着第二种状态即都邑(镇)群的建设。事实上讲,都邑(镇)群建设需要从一个更大的面上来布局产业,以防止都邑(镇)之间的恶性竞争,进而增长区域合营。这也就是说,相邻都邑(镇)之间应当从一体化的视角动身,对各自的成效赐与恰当定位,并实现产业的错位成长。但是,从目前的事实来看切实不是很志向。以关―天经济区为例,凌驾陕甘两省,因为隶属关连不同,对其所担当的各种成效,只能由所在的省分加以界定,因此很难形成一体化的成长花式。加之,因为客观上存在着行政级别巨细之分,因此耽误到经济领域,毕竟是谁在“指挥”谁,难免形成相互争斗或隔墙相望的征象。更何况,在中国根本上就不存在甲城吞并乙城的案例,即“官本位”很难加入历史的舞台,进而让位于经济的成长,因此形成“诸侯经济”,即与相关贪图相去甚远。即使树立联盟合营布局,因为不行政级别,或不赐与相关的权利,因此也只是解决一些无关紧要的问题。至于中心的问题,诸如根蒂基础实行和经济的一体化问题,仍然是遥遥无期。以长三角都邑群为例,虽然早在20世纪90年代后即提出一体化的贪图,但是时至今日,连最根蒂基础的中国移动和中国联通的跨区漫游费都很难撤消,从何谈起经济的一体化?   第二,就西北地域而言,关于支撑“丝绸之路经济带”经济成长的都邑(镇)群问题,早在国务院《十二五贪图纲要》中就已贪图得很清楚,即西安、成都和重庆组成计策合营区,天山北坡、关中-天水、兰州-西宁等经济区,其左翼为呼包鄂榆、宁夏沿黄两大经济区。向下耽误与成渝、西藏相跟尾,向东与中原都邑群,乃至京津冀协同成长区和上海自贸区相跟尾,真正形成东中西联动,下风互补。最终由这些都邑(镇)群相连,形成由沿海深化当地,耽误至欧洲的富强经济带,在国内实现东中西部同步步入古代化,从欧��角度讲,使得沿线国家由“经济凹地”步入“经济高地”。但是,从事实方面看,除天山北坡和宁夏沿黄经济区都邑(镇)群建设的步伐有所加快之外,其余都邑(镇)群均处于有贪图但很少有突破性心愿的状态。启事就在于行政宰割、“诸侯经济”在作祟。   至此,笔者认为,对“丝绸之路经济带”沿途都邑(镇)群而言,亟待从事实方面着手,在下述三个方面有所突破。   一是科学贪图都邑(镇)群内各都邑(镇)成效定位和产业布局。就总体而言,既要防止城镇之间产业遴选的相同,进而形成恶性竞争,更要依据自然禀赋、相比下风和竞争下风,恰当定位特性下风产业,切忌逾越生态环境的承载能力,一味地追求经济成长,必定程度上僵持优秀的生态环境也是一种正能量,或说人类的一大福祉。同时,必须以主体成效区贪图为指引,制定经济和社会成长的贪图。   二是经过历程发达的平面交通网络跟尾相关都邑(镇)群,进而形成首尾相连的支撑该区域成长的经济带。这里的平面交通网络,不仅包罗地面航运、高铁、普通公路、高速千米,而且包罗城际轻轨、地铁和高速公路等,从而将都邑(镇)群内都邑(镇)之间的时间间隔拉近,同时也包罗公然能源大通道的建设,乃至信息高速公路的建设和风力发电、太阳能发电的并网问题。争取做到地面航运、高铁、高速公路、信息高速公路在都邑(镇)群之间,以及普通公路在城乡之间,乃至于水泥路在村与村之间的无阻疏通。这既是“丝绸之路经济带”经济增长和成长的内涵要求,也是向西开放跟尾欧洲经济圈、向东跟尾亚洲经济圈的必定遴选。舍此,“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只能是一纸空文。   三是走新型城镇化道路。如果说都邑(镇)群,乃至于都邑(镇)带建设是中国走新型城镇化道路的必定遴选,或说是新型城镇化的载体的话,那么,实现以人为本、走内涵式成长道路,进而实现绿色低碳循环成长的重担理应落脚到都邑(镇)群这一载体上[5]。详细而言,首先应当实现群内农民、农民工、失地农民和都邑(镇)住民身份地位和起点 庸人自扰以及机会的均等。以后尤其应当分步实行公众处事的均等化,乃至率先在西部地域实现12年义务教育、城乡养老保险和城乡劳能源市场的一体化。其次,依据主体成效区贪图,制定严明的绿色产业遴选尺度,栽种新型绿色产业,增长传统产业向绿色产业转型,从而实现绿色生产、绿色制作和绿色生产。再次,尽快树立碳排放与经济增长相脱钩的理念,以此为辅导栽种计策性新兴产业,并逐步增长传统产业向低碳产业转型,真正将聪明都邑(镇)、绿色城(市)镇和生态都邑(镇)的理念变成“丝绸之路经济带”振兴的事实。在此仍然值得一提的是,都邑(镇)群领域切实不是齐全默示在占地领域、经济领域和人口领域上,而是恰恰默示在生态环境的承受能力领域以内。对生态环境脆弱的西北地域而言,尤其应当走内涵式的城镇化道路,切忌走“飞地式”“摊大饼”式的城镇化道路。   四、论断   综上所述,对“丝绸之路经济带”领域应当有一个全新的认识。学界遍布认为,“丝绸之路经济带”应当包罗四条古通道:一是“沙漠丝绸之路”;二是西北沿海的“海上丝绸之路”;三是北方草原地带的“草原丝绸之路”;四是西南地域通往的丝绸之路[6]。对前两条“路”,国内学界多有论述,也已成为以后的热门话题。但是,对后两条“路”,相关文献少之又少。以中国知网为例,自从1993年出现第一篇关于草原丝绸之路[7]的文献以来,到目前为止,仅有28篇直接论述草原丝绸之路的文献。事实上,从区域和走向上来看,“草原丝绸之路经济带”能够 呼吁分为西部草原丝绸之路和东部草原丝绸之路两部分。西部草原丝绸之路的根蒂基础定位仍然 依据是传统丝绸之路也就是沙漠丝绸之路的有力分支,以呼和浩特、包头、临河为重要支点,向西经宁夏、青海与新疆丝绸之路相连;东部丝绸之路的定位是处事于亚欧大通道的重要平台和通道组成部分,由满洲里、阿尔山、二连浩特等重要节点为依托,以跟尾当地和俄罗斯、蒙古国及欧洲腹地为计策定位[6]。因此可知,无论是“草原丝绸之路”,仍是西南通往(向北与陆上丝绸之路跟尾,向南与海上丝绸之路相通)的丝绸之路,都内涵于“丝绸之路经济带”。因此,不仅应当强化对这两条丝绸之路经济带的事实探究,而且应当从事实方面着手,加快该经济带建设的步伐。这是其一。   其二,加快“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不应当一味强调起点 庸人自扰安在,而是应当将中国作为一个整体,经过历程全方位对外、对内开放,并加快国际合营,增长跟尾欧亚两大经济体的“丝绸之路经济带”内部 老气“经济凹地”地域尽快隆起。   其三,从对外开放的角度讲,不仅应当与“丝绸之路经济带”沿线国家实现计策合营,经过历程沿边开发增长开放,而且应当实现双边合营,合营树立边境口岸产业园区和自在贸易区,从而实现经济上的“共赢”和“多赢”。同时,应当经过历程深化改造的方法,消除海当地域之间的贸易壁垒,加快向内、向外开放的步伐,进而夯实“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的根蒂基础。   参考文献:   [1] 勒内・格鲁塞.草原帝国[M].重庆:重庆出版社,2006.   [2] 张贡生.论新都邑群建设[J].甘肃联合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8,(2):27-31.   [3] 孙久文,李华香.中国区域都邑化模式研究[J].社会科学辑刊,2012,(1):111-116.   [4] 张贡生.区域经济成长计策:从点―轴开发到网络式布局[J].开发研究,2010,(2):1-5.   [5] 张贡生,罗登义.新型城镇化之“新”诠释[J].经济问题,2014,(6):6-12.   [6] 马永真,梅园.构建“草原丝绸之路经济带”的若干思考[J].内蒙古社会科学:汉文版,2014,(6):5-8.   [7] 继光.1993・中国丝绸之路与中亚文化国际学术研究会述要[J].西北民族研究,1993,(2).   The Silk Road Economic Belt Research needs to be solved in three propositions   ZHANG Fan   (Gansu Provincial bidding Center, Lanzhou 730000,China)   Abstract:The Silk Road Economic Belt Construction should not place too much emphasis on the starting point, but should regard China as a whole. Open to the outside world in all directions and promote international cooperation. This is one of them. Second, todayundefineds silk, the road, the economic belt is not the ancient Silk Road, so we should examine it with new thinking. Thirdly, as the fulcrum of regional economy, urban (town) group should be the pillar of Silk Road economic belt construction. Fourth, we should strengthen the study of the Silk Road in the grassland and the Silk Road leading to Southwest China.   Key words:silk Road;Economic Belt;starting Point;connotation and extension;Construction of “City (Town) Group”   [�任编辑 陈 锐] �� 陈 锐]

上一篇:油菜浅耕播种施肥复式作业机研制成功

下一篇:没有了